從校園暴力到政府施政的反思

21世紀,資訊流通的速度以十倍速發展,學習及人際溝通的模式起了根本的變化。 新一代的市民及學生,擁有自己選擇的資訊來源及溝通模式。 體認到這一點的傳媒,在媒體策略及經營模式上,亦為順應環境,起了飛躍的進化。 反觀政府,無論在教育政策及施政溝通上,依然沿用數十年前的老模式,不但未能“與時並進”,還把責任推給成功順應社會需求的傳媒,說他們煽動群眾,而無視市民對訊息及溝通的需求之真正原因,及社會的進步及變化。

香港教育偏重技術(技能)與積量評估,而忽略人際倫理及「質」的根本人文教育。 有學校甚至以取得“程序至上,漠視變通”的ISO-9001認証為榮,倒模式的“教育生產線”完全忽略了青少年個別的多元性及非常規性的本質。 政策也著重達到甚麼“數量”的指標,而教育的“質”因為無法“量化”而被輕輕帶過。 量化的為害形成了兒童成長中的“標籤陰霾”,“Band 5學生”,就是教育政策的出色作品。 長遠而言,香港的唯一資源“人才”,便會被錯誤的政策拖累而貶值。

而這“陰霾”的壓力,就成為了很多社會問題的首要遠因,人際疏離及校園暴力,更在今天,在網上再成焦點。 資訊流通的飛速發展,令長輩作為經驗傳遞者的權威角色不但淡化,還在資訊競賽中落入劣勢,這進一步加深了長幼衝突問題的嚴重性。 放遠一點我們的視線,這也是政府在很多富爭論性議題上的另一個施政盲點。

飽受壓力的下一代不尊重不稱職的權威。 在不受傳統約束,渴望雙向溝通的新一代眼中,清晰的立場及可見的成果才是尊重和權威的源頭。 反映在社會上,就是今日政府形象低落的因由,因為人民都有雪亮的眼睛及自己選擇的資訊來源,去評定甚麼是公道,誰是稱職,並作出回應。 在家長式統治心態下“老一輩”的過時認知,根本無法真正了解現象背後的原因。

現象背後,是市民及學生都欠缺和“上層”的溝通渠道及情感宣洩出口。 政府及師長,都倚仗著他們傳統的權威,在雙重標準下行駛他們的權力,在“選擇性收音”下,不聽“下層”的聲音。 欠缺溝通渠道及情感宣洩口的結果,便形成“我有話要說”的潛在壓力,7.1遊行及區選投票便反映了壓抑下的社會聲音。 而在學校中,若然師長以對抗、標籤及懲罰去“對付”學生,問題將越來越嚴重,壓力及怨氣可能會經由平輩朋黨間在“過激溝通”中,暴力式的展現。 其實,這一切都可經由聆聽及溝通加以緩解及導正,只要放下成見,展開對話,壓力及怨氣便解決有望。

馮德聰    林翠蓮    
2003年12月28日

Direct URL : http://paulfung.com?contentid=9

分享


       發佈日期: Sunday December 28, 2003 HKT


Copyright 2006-2011® Paul T.C.Fung at MindFarm.com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