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論壇版) 預算案為「最低工資」提供實證研究?

曾特首矢言要推動「最低工資」,工會政客信誓旦旦的認定立法能夠「維護勞工權益」。 同時,傷殘和弱勢勞工卻要求豁免,希望在這「意願良好」的立法下,保有自由要價的權利; 經濟學人如獅子山學會亦不斷用不同分析指出,這立法會影響自由市場下的自然調節機制,「最低工資」隨時可能成為「最高工資」。 普通市民不懂經濟,被不同論點的爭議弄得昏頭轉向,不知誰是誰非。

四千元標準掀換人潮

但「最低工資委員會」名單未出台,○九預算案已為「最低工資」作預演,推出「大學畢業生實習計劃」,規定僱主須最少用四千元月薪聘請大學生,作為大學生的「最低工資」。

政府的「金手指」一向是市場指標,這定價必然會成為釐定無工作經驗之大學生的基礎人工。 而連帶的其他非技術性,毋須經驗的工種,也會一併參考這價格定出工資,市場便會以「有優厚工作經驗」的勞工優先,無經驗的就必然會被壓榨工價。

為自己的工作回報,保有「自由要價」的權利,原本就是基本的市民權利。 弱勢的復健人士,無經驗的學生學徒,無優勢的中年轉業者,重投社會工作的無學歷婦女,原本是靠實力去爭取表現,以市價之下的工價,爭取「入場券」,去證明僱主對聘用自己能有回報,希望在累積經驗後提高身價的勞工,現在就要去和月薪四千元的大學生爭勞工市場的位? 這公平嗎? 這是個甚麼樣的世界?

再看深入一點,月薪四千元的大學生更可能引起企業的「換人潮」。 部份低學歷的職位,現價比四千元高,照道理僱請大學學歷的職員,會比他們做得更好,純粹從商業上看,換人是最佳選擇,更不要談換人之間,省下的強積金和其他開銷了。 這些都是這「德政」逼出來的。

騙選票或是濟世良策

世上有種東西叫「實證研究」,因為事實就是硬道理。 ○九預算案訂出的「大學生最低工資」就是為正式的全民「最低工資」作出「實證研究」。 雖然說是把全港大學生當成「白老鼠」,但就正好用事實告訴市民,政客叫囂的「最低工資」,究竟是騙選票的幌子,還是真正有效的濟世良策,在事實面前這無可欺瞞。

「大學畢業生實習計劃」會用犧牲部份大學生,犧牲部份低學歷的職位為代價,向社會證明「最低工資神話」的荒謬。 「最低工資委員會」的諸公,要知道「通往地獄的路,往往是用善意鋪成的」,請用「拒絕參與」來顯示你們雪亮的眼睛,和對社會負責任的良知吧!

蘋果日報 - 日期:2009年2月28日

馮德聰 策略分析顧問

 


Direct URL : http://paulfung.com?contentid=77

分享


       發佈日期: Saturday February 28, 2009 HKT


Copyright 2006-2011® Paul T.C.Fung at MindFarm.com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