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論壇版) 政治階梯斷裂 導致人才凋零

自由黨主席田北俊接受記者訪問時表示,為確保參與區議會選舉的候選人質素,該黨要大幅將參選人數減少四分一。 同日,公民黨的梁家傑接受電台訪問時慨嘆,不論建制派還是民主派,都面對政治人才凋零的問題,就算希望有健康的人事更替,要找繼任人接任也並非易事。 兩人都不約而同的感嘆政治人才難求,反映出人才問題,正是香港政治演進的最大憂患。

按他們的說法,香港的「政治生態」明顯出了問題。 但香港真的沒有政治人才嗎? 我們有500名區議員,共有數千人進入了政府建制內的各級諮詢委員會,還有十數萬專業的公務員……照數字看,無論如何也不應該是「人才凋零」的格局,究竟問題出在那裏?

區議會變成死胡同

我對這個問題非常感興趣,自2005年,因日常接觸之便,和數十名各級議員和學者、研究員都討論過這問題。 得出了結論──問題出在「政治生態階梯」之上。

2000年前,在區議會和立法局之間,有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這個中途站。 那時,進取的區議員晉身市政局後,累積了財力及民望,會順理成章的進軍立法局。 當時,循這「三級代議政制」晉身政界的政治人才,很多至今還在政壇發光發熱。

然而,「殺局」後,建制裏只剩下最低層的「諮詢」和最高級的「立法」代議架構,政治人才的生態階梯從此斷裂。 區議員限於位階和接觸面,沒有了市政局的歷練和培養,以致與立法會議員所需的水準出現大鴻溝,在知名度和民望上更差了一大截。 由區議會晉身立法會的距離太遠了,現實裏幾近不可能。 區議會變成一條無出路的「政治死胡同」,立法會亦慨嘆人才接不上來。

有能力的政治人才,都看透了區議會在政制內的虛弱無力,很多都選擇直接打入立法會; 他們以當一個無政治出路、無實權的區議員為苦差。 這種無前途無出路的現實,直接影響了區議員的士氣和質素。 近年來,少部份區議員的私德問題叢生,他們的不自重不自愛,也許與知道自己在建制內無晉升機會有關。 無前程,無理想,令他們對自我提升的要求,和嚴謹自律的戒心下降,疏忽和自我放縱便變成了出事的因由。

補選之爭凸顯問題

在立法會裏的一眾「政治領袖」眼中,區議員脫不了地區眼界,欠缺整體視野。 作為地區「樁腳」還可以,但未能委之以繼任人的重任。 要在黨派之爭裏不落下風、用議會投票爭奪政治利益和民望已很不容易,還要在算盤裏打入「第二梯隊」的份額? 與傳媒「吹水」令「第二梯隊」順氣倒還可以,實際上這明顯是「不可能的任務」。

馬力駕鶴西歸,更凸顯了接班問題的嚴峻。 有意參加補選的甘乃威,投訴民主黨內的「大佬」有意不依黨內推選機制,讓路予何秀蘭還人情債; 這其實不是偶然的事件,反映在各黨派內,立法會議員壟斷了政黨的決議和路向的問題。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第二梯隊與政黨決策的疏離,並不止於這一件事。 政黨決策向來是操控在立法會議員之手,區議員的意見一向只被視為諮詢材料而矣。 這是政界公認的現象,只是市民不知道罷。

這些現象,令知情的政治人才裹足不前,貼錢貼時間買難受? 醒目的香港人才不會那麼傻! 政治人才凋零的問題便這樣形成了。 要知道政治人才不是一兩年可以培養出來,各政黨不抓緊時間去培養接班人,下屆議會便可能後繼乏力,要冒上政治大換班的風險,歷史上,大換班後形勢急轉的政黨比比皆是,各政黨不得不防,但是政府也需要正視這問題帶來的潛在不穩定性。

《政制發展綠皮書》發表後,這問題更形迫切。 可惜的是,雖然區議員間多了討論,但政黨的主流建議,都沒有把重建完善的「政治生態階梯」這重要問題加入議程。

令港前途蒙上陰影

只要我們的「政治生態階梯」是殘障的,存在「政治死胡同」,則無論那一年開始普選,無論採用那一種提名和選舉方案,政治制度都只會是殘缺的、不完善的。 但現時各派政黨,在你死我活的政治立場鬥爭和算計中,根本無法照顧到重整「政治生態階梯」的議題。 這令香港的前途蒙上不明的陰影。

作為代議政制裏的「基層」,沉默為社會服務的區議員,其實有能力和需要,在未來政制裏擔起更重要的角色。 要維繫香港政治上的「可持續發展」,區議員不能沉默不語。 或許,這是沉默的一群區議員表態的時候了!

 

蘋果日報 - 日期:2007年8月14日
馮德聰 策略分析顧問


Direct URL : http://paulfung.com?contentid=48

分享


       發佈日期: Tuesday August 14, 2007 HKT


Copyright 2006-2011® Paul T.C.Fung at MindFarm.com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