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競爭力須做三件事 (大公網 - 宇文靜)

大公網 - 宇文靜
刊登日期: 2007-07-31


香港在得到中央大力支持的有利條件下,應盡快著手做三件事:

  1. 制訂長遠的競爭策略。
  2. 提高各種產業的競爭力,特別是四大支柱產業的競爭力。
  3. 重視科技發展,使之成為經濟發展新動力。


近月來,香港在「金股齊鳴」的形勢下,錄得的數據不斷上升向好,輿論似乎都傾注在正面一方,對這種單純從數字看現象的情況,分析評估不但乏人,即使有也乏深入。因此,當數字令人興奮得忘乎所以的時候,就很容易在一窩蜂讚好聲中看不到或不願意看到潛藏著的危機。香港目前的這種情況,只有大膽提出其潛藏的危機,對社會才能起警鐘作用。

兩年前世界經濟論壇發表的《全球競爭力報告》,香港排名直線下降到了第二十八位,那時特首表示會虛心研究,努力扭轉不利形勢。隨後香港的競爭力回升,洛桑國際管理發展學院今年五月發表的《全球競爭力年報》,香港已經升到第三位,但有一個現象必須引起注意,新加坡本來落後於香港,但卻連續兩年排在香港之前。

炒風四起危機四伏

香港回歸之後,背靠祖國的現象越來越明顯,其實這是不可多得的一個機會,因為這十年正是內地經濟強勁發展的十年,遍看世界沒有一個國家能夠在十年之中像內地一樣創造出驚人的成績。有人把香港背靠內地獲得競爭力排名位形容為「借來的競爭力」,儘管不太恰切,但也可以反映出某些事實,只不過香港應該清晰地意識到,不能過於對背靠內地的依賴性,才不致反過來損害香港長遠的競爭力。無可否認,中央政府對香港的支持是多方面的:

第一,從CEPA實施進入越來越廣深的第四階段,不少行業都可以利用CEPA北上發展,令香港經濟更進一步與內地融合,一榮俱榮。

第二,個人遊對香港旅遊業起著即時而明顯的作用,在訪港旅客之中,個人遊比重越來越強,從影響貿易、零售上看,應該說作用是明顯的。但是,香港旅遊業的最重要客源不應歸於單一內地客,香港應該面對全世界。有數字顯示,雖然整體訪港人數不曾下降甚至略有上升,但歐美各國的訪港旅客卻出現下降趨勢,這是必須正視的問題,如果內地個人遊能夠以不影響原本訪港旅客人數,並以強勢增加訪港人數的話,才是一種令人欣慰的事。

第三,內地高溫不降的股市、樓市,在中央推出QDII之後,令香港同樣急劇受益,股市尤見明顯,升幅已經令業界中人有點不知如何評估未來股市走勢的感覺,二手樓市雖然還沒有受熱炒影響,但從炒豪宅到炒商舖、寫字樓,一樣形成一種不正常的炒風。


這一切或許就是被認為催促香港競爭力的數據,也的確有一種內地牽攜而益的因素,即是有著「借來的競爭力」味道,因為它不是香港本身創造出來的競爭力,也就是說,它會隨著種種外因而發生變化。

科技發展才是根本

誰都知道,現在世界的經濟形勢是誰能夠佔領科技高地,誰就能穩佔競爭力前位,新加坡擺明與香港爭雄,它特別把成立新公司審批情況拿出來與香港作比較,以申請一家新公司的程序及時間差距在一周左右時間,根本不會影響新公司的業務發展,足見其背後隱含著的是如何吸納跨國公司到新加坡而不要到香港的深層次目的。平情而論,香港的科技發展潛力完全不比世界其他地方差,問題只出在下列幾個方面:

第一,強化資訊基礎環境做得不夠,目前香港市民對科技新資訊持的是完全接受的心態,數碼科技的使用率為世界最高地區之一,因此,如何利用這種優勢,令應用科技更進一步擴展,可以令香港的整體科技接受程度提高。

第二,科技創新空間還嫌狹窄,對於政府而言,如何發展科技創新空間,似乎在出現了諸如數碼港之類事件之後,一直有裹足不前的意識包袱。民間則因為資力薄弱,即使有資訊天才,也往往因為資金限制而無法發揮作用。

第三,大學參與的程度不深,創新科技與高等教育是一脈相承的,並不是坐在家裡就能夠創造出世界一流科技項目,其中借助力最大的是高等教育機構,但是,縱觀香港的大學,真正能夠撥出資源扶持創新科技的並不多。

第四,政府銳敏度及重視不足,政府一直在創新科技上採取不干預政策,沒有什麼香港的創新科技是在政府的強力支持下獲得成功的,其中的原因不外兩點,一是對何謂創新科技釐定不清晰,明顯欠缺敏銳度,往往等到某些個人成績受到世界科技界認可和讚揚才急急加以扶持,一是只圍繞經濟發展想方設法,對創新科技的重視後知後覺。


現在的情況是,香港的經濟數字雖然上去了,但卻潛在著不少危機,尤其是對發展創新科技的思考,如果與新加坡作比較更顯示出不思前進的意識桎梏十分沉重,這是導致香港科技發展繼續滯留在原地踏步的最大障礙。

競爭力有瓶頸問題

香港不能再停留在只看數據便沾沾自喜的層面上,而應該從目前看得到及評估得到的種種危機之中,思考自己的發展前景,包括發展模式及方法,才能更快地走出數字迷思。有評論認為,目前香港的經濟發展除了出現「借來的競爭力」危機,在催谷科技創新上有所阻滯,此外還有一個重要的「瓶頸」問題,香港的四大支柱產業分別為貿易、金融、旅遊和物流,這四大產業必須因應內在力量和外在領域的互動而生存,哪個地方條件優越,那個地方就可以興旺發達。內地尤其是廣東省對香港的衝擊,令這四大支柱產業都出現瓶頸現象,物流業及貿易業或許受衝擊的情況較為明顯,旅遊業及金融業則因為還守著某些優勢而似乎表面穩如泰山。

實際上,四大支柱產業都已經出現了大小不一的瓶頸問題,而且某些行業還可能因為過不了瓶頸而令發展受阻滯。因此,香港在得到中央大力支持的有利條件下,應盡快著手做三件事:

  1. 制訂長遠的競爭策略。
  2. 提高各種產業的競爭力,特別是四大支柱產業的競爭力。
  3. 重視科技發展,使之成為經濟發展新動力。

只有這樣,才能把被形容為「借來的競爭力」改變為強勁的自身競爭力,並因此而得益。


Direct URL : http://paulfung.com?contentid=47

分享


       發佈日期: Tuesday July 31, 2007 HKT


Copyright 2006-2011® Paul T.C.Fung at MindFarm.com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