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論壇版) 扭曲的情 隱蔽的色

有人說過,「性」、「暴力」和「陰謀」構成了九成以上的主流新聞。 明顯,這些是社會的頭號問題。 一般「有教養」的人都只會在公開場合談論暴力和陰謀,性問題就只會以「葷笑話」形式輕輕帶過。 中國人的文化裏,「性」一向是一種禁忌話題。 中大學生報干犯的,就正是這個大不韙。

對性的扭曲和忌諱

在香港的教育建制裏,對「性」一向是語焉不詳,取向模糊的。 上一代人把「性」圖騰化,搞得有如洞窟壁畫一樣,普通人難以討論。 中小學名義上有性教育,但有誰家的家長,會願意開明的和兒女正面討論和教授這個問題? 年輕人的「性」問題,就在家校雙方的推諉下,留給他們自己解決。 年前救世軍一項調查顯示,近八成青少年不與父母談性,當中六成人不知如何開口,五成人感到尷尬。 在這個資訊年代,他們主要的性知識渠道是來自朋友或同學、電視及網頁,那又怎麼會健康得到哪裏去?

據美國的數字統計,人們通過傳統方式對於色情內容的瀏覽和閱讀的費用是13億美元,而網絡上瀏覽色情網站和其他的黃色內容所花的費用則為14億美元。 其中不乏好奇的青少年,他們就是透過這些材料認識「性」。 史泰祖和蔡堅這兩位醫生肯公開支持中大的情色版,相信就是理解,對「性」的這種扭曲和忌諱,在心理上有多不健康,才公開出來站台,為學生報抱不平。

中大情色版要針對的,就是這種「隱蔽」的不健康心態。 由12月號到4月號的文章和圖片,文章看到的,是針對香港人對性的逃避和隱匿心態加以諷刺。 2月號的問卷和回應,討論的是如何面對性幻想的問題,4月號討論的是性和愛的罪惡感……。 老實說,手法是差了一點,但看得出意識不壞。 在問卷回應裏,還可以看得出他們有意把這些幻想「導上正途」。

未夠格入淫褻大門

雖然這幾篇情色版的文字,有的寫得太「直板」了,失去了反諷文章的「含蓄美」。 但論淫穢? 我們這一代看現代報紙和網頁長大的年輕人,根本就覺得學生報這幾篇拙劣的文章,還未能夠格進入淫褻的大門,老實說,連門邊也攀不上。 淫褻物品審裁處硬是把這幾篇劣文的水平,提升到像95年的大衛像照片廣告和經典電影《秋天的童話》地位一樣,備受針對,會不會是抬舉了這幾篇稚拙的文章呢?

大學是搞學問的地方,論創意、論科技和論研究,我們都期望大學生走在世界先端。 學院從來都是「出位人士」的溫床,離經叛道,反抗傳統的行為,在全世界的大學裏絕不是鳳毛麟角的現象。 大學生更被譽為社會的良心,在社會議題裏,第一個站出來表態的,都是大學生。 「六四」和「七一」,大學生都是走在社會的最前線,對社會的反思,往往就是靠他們推動。

然而,社會對大學生卻存在着雙重標準,一方面,大學生要走在社會最前,但道德上就要求他們達到清教徒式的「去性化」標準。 為甚麼他們不容許他們對「性」反思? 為甚麼碰到「性」就是「影響校譽」? 相信這和他們侵犯了成年人的世界有關罷。

在我們這個文化,「性」是屬於成年人的。

變種兒童踩入禁區

在成年人眼中,大學生是一種不受控制管教的「半熟體」,是異類,是「變種兒童」。 成年人希望把自己都不能完成的道德準則,套放到這些「下一代」身上,為的就是冠冕堂皇把「性」壟斷在成年人的手中。 而就是這種心態,荒謬的判決了〈情色版〉,被評定為不雅,原因就是學生報觸及了他們的禁區。

側聞政府很多「委員會」,都有「殭屍化」的傾向,平日尺度寬鬆,沒有人把旗子一搖,鈴鐺一敲,根本就動也不會動。 但遇上輿論壓力便會自動收緊評審準則,為了要證明自己的存在不是「痿員會」,只要一出招就必有人「死傷」。 《秋天的童話》就是這樣被擊下,今天的〈情色版〉也是同一個故事。

中大學生報編委會的無限創意和挑戰權威是值得欣賞的。 但現在秀才遇着兵,人家說你寫得不好就該罰,學生報始終「活罪難饒」。 可是,過重的處罰必然窒礙了校園裏的創意,有礙香港再進一步發展知識型經濟和創意產業,對整個學界損失更大,中大校方絕不可以輕率決定罰則。

有建設性的,或許罰有關的同學到任何報章的〈風月版〉和〈學術版〉各實習一個月,了解兩者之間的分別,再交一篇論文詳述其異同,為社會作出一點反思,相信會是恰當的懲罰,也有教育性。 記過? 大可不必了,何必扼殺一班有創意的年輕人呢!

蘋果日報 - 日期:2007年5月17日

馮德聰 策略分析顧問


Direct URL : http://paulfung.com?contentid=33

分享


       發佈日期: Thursday May 17, 2007 HKT


Copyright 2006-2011® Paul T.C.Fung at MindFarm.com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