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票,我投不下去,你呢?

特首選舉臨近,本來不關我事,但由於我所屬的「互聯網專業協會」有代表入了選委會,選舉便和我沾了邊。 在民主代議的精神下,會方循例搞了一個資詢,問問會員的取向和意見作參考,相信絕大部份的專業協會都會如此,很多人都會面對著我的情況。

我不是800名選委之一,但身為一個負責的「間接選民」和「專業網民」,我盡力參考了梁曾兩人的政綱資料、公開的取向或立場聲明,以期得出一個印象,告訴我應把票投給誰。

曾在2月參選才沒幾天,資料不多,但立場一貫是保守的。 資料雖然無新意,但以政綱的條目看,不難實現。 除了醫療開支會增加負擔外,我這個中產有「著數」之餘,暫時看不出對香港長遠有太大的影響,曾的公共行政經驗,以守勢穩佔民意上風,醒目仔本色展現無遺。 但作為一個希望香港可以展開新局面的香港人,我希望候選人多一點新意,未來多一點選擇。

梁作為挑戰者,早就展示了不少政見和立場,看著報導,頗有新意,但把他的政綱一頁一頁的看下去,作為一個懂一點經濟的中小企業者,我看完卻是一頭霧水,搞不清楚究竟怎樣執行。 其中有謬誤令人噴飯,但更多時是看到冷汗直冒。

一做特首便有力挑戰「超人」

連鹹蛋超人也做不到的「減低氣候衝擊」,是梁前瞻的首要項目。 「收緊空氣質素指標」,便可以保障公眾健康? 這屬於「立法萬能」的妄想。 環境是複雜的聚合體,指標和法律在環保方面的效益,遠不如長遠的教育和科研重要。

政綱中高呼「給予香港商界更大的自由去發揮所長」,但又要「提出公平競爭法草案」為商界自由設下鳥籠; 立法制訂最低工資去確保低技術工人不會被邊緣化,一方面減慢了低技術工人轉職,融入現在的知識形經濟,更是要把扶貧的政府預算減少,轉而以法律逼僱主替政府付出。 整份政綱多處有「政治」凌駕「市場選擇」的政策。 連最能夠體現「個體選擇權民主」的「市場」也不了解,泛民的經濟高人,哪裡去了?

再看到,「尊重法治,解除公務員政治化,緊守能者居之原則,委任有才幹的司局長,與不同政治立場派系合作,迅速改善空氣污染……」這些無關經濟,屬於人事任命和政治策略的論點,出現在「經濟政綱」裡,並被視為要「集中處理的真正挑戰」時,我開始懷疑是自己不懂政治,還是不懂經濟,難怪外國的笑話裡,律師的角色那麼吃重。

“沒有對手的競賽?”應是曾的對白

梁一再表示,自己的贏面不大,逼得曾認真面對選舉便是「目的達成」。 但這也不是政綱粗疏的藉口,政綱是未來的施政藍圖,是候選人給投票人的遠景和承諾,把「普選」當檔箭牌的人,不能因為「橫豎不會當選」就胡言亂語。

很想為香港的民主進程出一分力,所以才看全了梁支持「普選」的政綱,但由於無法接受他幼稚的經濟政策,和前後茅盾的政綱。 對梁的這一票,我投不下去。 等多幾日,如果梁家傑再沒有成熟可行的政綱修訂,我很可能會投穩陣的曾蔭權。

梁家傑先生,你會給我一個機會考慮你嗎?

Direct URL : http://paulfung.com?contentid=25

分享


       發佈日期: Friday February 02, 2007 HKT


Copyright 2006-2011® Paul T.C.Fung at MindFarm.com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