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數碼21」策略對「知識型經濟」及「資訊科技業」的錯誤解讀

真正的資訊科技業界‧絕大部份都是小公司

真正的“資訊科技業”是指電訊、電腦及多媒體廣播等行業的一個新總稱,另一方面又包括軟件開發工業,或是以有關技術能力,協助提高其他行業生產力的一種服務行業。這些特色令資訊科技業成為一項綜合硬體、軟件及技術,出售服務的跨媒介工業,而其中絕大部份都是小公司,而其服務對像是由個人,到所有的傳統商務運作及工業生產。 這個踏實的定義和近年來的“新經濟”炒作概念是南轅北轍的。 “資訊科技業”絕不等如電訊業,也不是一個以大公司為主導的行業。很多人,可能包括少數業內人仕及大部份政府官員對此定位,其實是認識不深的。

這個平實的觀念,其實一直未為政府所理解,甚至在立法局的一些政黨的資訊科技及廣播政策發言人眼中,服務對象也只是電訊業的數間大公司,發言也集中電訊市場的利益問題。難怪,在政府過去的政策中,我們看到的只是連串像「數碼港」般的資源錯配,只惠及少數大企業,然而作為本港商業核心的中小企卻並未受照顧。在可見的政府措施中,我們只看見政府政策和資源都是靠向“大公司”傾斜,一眾中小企只有爭紮求存,自求多福。

要建立及發展本土資訊科技工業,單純是供應廉價土地、提供足夠勞工並不足夠,亦並不適用。但僅有的政府援助,本來理應支援及輔助中小企的科技發展資源,在官僚式的:“只認單位名聲,不問效益,不看創意前境”的做法下,被學術界及商會以不同名義申請及消耗。 有很多被批核與各大學在教學研究上“錦上添花”(花費的花),及操控在生產力發展局手上。公帑買回來的發展資源及器材,記錄上大多是由學府及有學術或商會背景的人士使用,對真正有需要,但無“背境”的業界小公司支援明顯不足。在網上公開的創新科技基金申請批核記錄便是明証,其中包括了不同的電視節目及小眾短期展覽,及沒有公開的各項學術研究等不在少數,而真正受惠的獨立中小企潦潦可數。 類似的案例令資源進一步錯配,對香港中小企在「知識型經濟」下的發展求存,並未真正發揮助力。


內地軟件產業發展策略值得港府借鏡

反觀內地近年大力發展資訊科技,定下了「以資訊化帶動工業化」的方針。國家領導人在近期的講話中均表示了對作為文化產業一部分的遊戲產業的關注,並且鼓勵進行發展。國務院於2000年及2002年分別公佈了《鼓勵軟體產業和積體電路產業發展的若干政策》和《振興軟體產業行動綱要》等政策綱領文件,充分利用國內的人才和資源,擴大內地資訊科技軟體產品的生產力和需求,並擴大至出口。 在資訊科技策略的領域上,這踏實的目的及綱領,這是港府值得借鏡的。

中央已經將資訊科技工業列為國家重點發展項目,並推出了多項國家級高技術研究發展計劃(如「863計劃」)及中國科學院知識創新工程資助等重大項目。 在2003年12月10日“中國政府採購”網站 (http://www.ccgp.gov.cn) 的政府採購部門的新聞公告中列出的「中國政府將優先採購自製軟件」,暗示了中央將加強在各部門使用如Linux類別的國產的開放源碼軟件。 12月12日,北京軟件行業協會益智與娛樂軟件分會第一次會員大會在北京舉行,會議傳出消息,為支援國內遊戲產業的發展,北京市將投資超過10億元,興建包括創業孵化中心、研發技術中心等在內的全功能數碼娛樂產業園,預計2004年4月動工。種種的原因,更令我們急需為配合新一輪的國際形勢,為我們的資訊科技策略重新定位,和中央政府及和世界接軌。導正政府的「數碼21」策略重心,便成了當前急務。

要指出的最重要一點是:“資訊科技策略”的中心是離不開軟件“平臺”(Platform)的發展及其普及應用。香港的各有關官員卻沒有扶助本土建立軟件平臺的觀念,甚至有人懷疑這些對技術發展一曉不通的官僚,是否認識資訊科技策略的重心所在。相對,在有目光遠見的國家級策劃者眼中,在數碼娛樂及在生產力發展上,本土的軟件平臺都是頭等大事。然而,在香港的一眾庸碌官員及勢利眼議員中,小本經營的本土軟件公司們又怎及得上財雄勢大的電訊公司及跨國軟件公司呢?

電子政府服務不成熟‧私隱專員公署未介入監管

政府當初推出「數碼21」策略,是志在推動本港「知識型經濟」的發展。可是,幾年下來,現在的所謂成果,可見的只是開放本地電訊市場,及做了一眾在風格上未能統一的政府網頁,其他的成果並未為公眾熟悉。在整體的推展中,也沒有明確的時間表及清晰的階段供市民認知、學習及適應,也未能達到簡化及減輕政府行政負擔的作用。

相比其他國家,香港的電子政府服務仍屬起步階段。現時本港市民可應用的電子政府服務的比率僅為三成七,相比新加坡等地的超過五成,仍有一段距離。以美國為例,公眾已可透過其電子政府服務,在網上直接處理簽證及護照申請、更新駕駛執照、處理報稅等。而在某些政府支援服務方面,連澳門也做得比我們好,他們推出的“一站式商業查詢服務”,對投資者在各方面提供支援和協助,由簡單的諮詢開始,提供關於在澳投資手續、程式和指引,直至跟進落實投資項目的進行。而香港就連近年來在國際所簽訂的各雙邊貿易協議也沒有政府的專門網頁可供查閱及下載,我們比之是實在非常不足的。

其中,政府引以為範的“ESD Life生活易”更是私營公司屬下之電子商貿業務。參與的公司在觸及敏感的個人資料時,有否經私隱專員公署考核監管。其中的公私營機構合作模式,究竟在個人資料交換及存放,網站瀏覽記錄的監控……等的問題,從未有深入至系統源碼層的考核及運作評估報告公開,至今亦未有議員提出要求相關報告。

以本地工商界為本‧才是長遠解決經濟轉型的正路

事實上,我們認為,如果政府真的希望籍「數碼21」策略,來推動本港「知識型經濟」的發展,則策略重心是不應單單放在“電訊市場開放”、“公共服務電子化”和“資訊科技項目外發計劃”等以政府本身為中心的項目。而是應該以本地工商界為出發點,推動傳統產業知識化,培植及改善本土產業的應用技術,以增加本地生產力及增值力為主導;輔以管理技術提升及人力資源開發及轉型,為失業的轉型勞工提供新出路,這才是長遠解決經濟轉型的正路。

當中,我們認為尤以推動人力資源開發及轉型,為失業的轉型勞工提供新出路,傳統產業知識化和輔以管理技術提升兩項最為重要。雖然本港表面上是非常的資訊化,事實上,本地大部分產業尤其中小企對資訊科技的應用僅限於皮毛,具體來說,只是在日常運作中用多了電腦打字出單而已。但是,如果本港要真的過渡為一個知識型的社會,政府就需要改變現時一般企業對資訊科技運用的態度,不要單單視之為一種型式,而應是一種和整體生產力管理有關的主體內容。

在CEPA的機遇下,企業的操作線距離巨大,對有經驗的企業管理人還可勉強應付,但對香港的中小企而言卻缺乏“資訊科技策略”的應用管理經驗和案例。 「數碼21」資訊科技策略便應要擔當指路明燈的角色,為中小企提供經驗及案例,或有關指引。

人力資源培訓失衡‧政策老化遲緩

而關鍵的是有關人才培訓方面。 現有的資訊科技人力資源培訓政策,其實只是對“技術”情有獨鍾,未能在社會中建立適應科技文化的社群態度,形成青少年及成年人間的所謂“數碼隔膜”。 因此,當局應用更人文的方式,去建立一個能全方位適應資訊科技應用的社群文化。

香港的中小型企業正面對全球經濟一體化,知識形經濟的出現,CEPA及國家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等挑戰和機遇,資訊科技的應用是決勝關鍵之一。但是奈於一眾政府官員並未在科技管理上擁有長足的經驗,在訂立長遠的資訊科技策略上,很需要容納業界的第一線人員的參與。值得一提的是,各政府科技委員會的成員,普遍是董事級的年長人仕或學者,學究氣重,對現實的認知留在高層次,但基礎技術的應用能力及瞭解不足,難免不能緊貼科技脈搏。 香港對數碼娛樂及開放源碼運動的後知後覺便拜此所致。建議多邀請有真正在業界中有編程能力及系統發展顧問能力的人仕為各政府科技委員會出謀劃策,各科技策略發展計劃必定會更貼近現實需要。

數碼娛樂產業希望無窮‧政府策略失去重心

科技含量極高,而資源消耗極低的遊戲製作及數碼娛樂相關產業雖說是政府的高度重視的新興行業,但其實是全個“資訊科技策略”最失去重心的一環。香港有關數碼娛樂的競爭力十分之薄弱,除了在電影及電影有關的電腦動畫上較為發達外,在市場上的數碼娛樂“軟件”,如遊戲等大部份都是入口的產品。尤以日本、韓國及台灣為絕大部份。

“數碼娛樂”的真正重心是『內容(Content)』及『平臺(Platform)』。電影製作、廣播和廣告,電腦圖像、電腦動畫、電影和遊戲都只是在『重心』上開發出的支幹。 官員的目光應該深遠的進入問題的核心,而不是被表像弄得昏頭轉向。韓國成立軟件振興院和文化產業振興院,而不是片面的只為“科技”建立政府支援的做法,才是真正發展數碼娛樂內容的正路。韓國的數碼娛樂能有效發展,以至成為近年的經濟火車頭,全因為政府有效投放資源。建設遊戲產業基地,以扶持中小遊戲企業的發展……種種在韓國行之有效的措施,消費絕對少於建立十份一個“河套工業區”,不但不會令公業用地空置率惡化,還可以有效解決青少年就業問題。

我們建議,可由政府牽頭,成立跨媒體合作中心。政府的角色可以是會議召集人或仲介人,總合文化界、出版界、電影界及科技界等的資源及內容,以發展出一個公用數碼娛樂平臺為目的(包括開放源碼的遊戲平臺,娛樂入門網站平臺),建立及維繫可供業界使用的『內容』的寫作投稿社群『平臺』,這順道也可以提高本港的文學水平。同時,推動金融界為相關企業,提供長期的低息貸款和投資開發基金。這種由政府協調,加上業界合作的模式可以為未來緊張的政府財政下,提供官商合作的新思維,只要條件配合,而又有適當的『平臺』發展起來,這個連CEPA也沒有照顧的行業,正是政府可望獲得最大投資槓杆比率的行業。

開放源碼發展為國策‧支援維繫香港競爭力

而其中的開放源碼發展模式,在近年來慢慢變成了未來資訊科技策略的重要元件,中國尤為對其重視。最近,馬來西亞政府投資3千6百萬美元建立一個代號為OSS-Platform Investment Program (OSS-PIP)的基金項目,為開放源碼產品的開發啟動提供提供必要的經濟上的支援。 2003年12月,中國的CSIA(中國軟體行業協會)聯同日本的JISA (日本社團法人服務產業協會)及韓國的FKII(南韓資訊產業聯合會),聯手成立開放源碼團體論壇,以促進以Linux為中心的開放源碼軟件(Open Source Software)的應用。 中國由於有相應的政策,可能將會有全世界最大規模的Linux電腦部署,所以在聯盟中將扮演重要角色。而中國作為世界工廠,政府與民間的距離很近,政府的意志非常容易實現。 三國合作論壇形成後,不僅政府而且民間企業採用Linux的情況也將越來越多。

需要指出的是,開放源碼軟件的開發是帶有若干“志願”性質的工作,業者的工作成果要在開發社群中公開和分享,也不是利潤深厚的搖錢樹。香港商界要有好的本土開放源碼軟件使用,政府的推動角式是必須的。 亦因為此,馬來西亞政府和中國政府才會介入投資這產業,推動它們的發展。其實,香港政府的各發展基金一向有投資在軟件項目,不過開放源碼專案就絕不多見。其實應用現有機制,為各資助基金加入開放源碼條款,相信並不困難,也不會對現行制度增加巨額開支,是一個立刻可以開始的可行計劃。

加上,現在失業人仕眾多,各再培訓計劃又有需要為學員提供實習及工作經驗,資助開放源碼軟件開發可以為一舉數得的計劃,如經籌措計劃,其實可發展為一個步署,令香港本來就精明勤快的人力資源,在軟件開發人才及科技發展力追上印度或韓國,發展成國際軟件開發中心。相對於厚實的內地專才,保守的印度程式員,及相對魯鈍的韓國軟件人才,我們相信,在國際上出名頭腦靈活,反應快速的香港人,籍開放源碼軟件發展,重建我們的生產力及國際地位,是抱持很大信心的。 而這又可以進一步振興本土經濟,為本港的資訊科技業中小企開展業務提供援助。

雖然政府現時財赤嚴重,但是實行資訊科技化對推動本港的經濟轉型,實在非常重要。 因此政府應在減肥瘦身,致力達致收支平衡的同時,在適度調配資源的原則下,繼續推動資訊科技的發展與應用,否則香港的競爭力將會在不久的將來落後於鄰近的競爭對手。

作者 : 馮德聰 林翠蓮

Direct URL : http://paulfung.com?contentid=23

分享


       發佈日期: Wednesday December 24, 2003 HKT


Copyright 2006-2011® Paul T.C.Fung at MindFarm.com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