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論壇版) 沒有神經系統的「知識型經濟」

政府一直都不了解香港要怎樣向「知識型經濟」發展。 既想回應舊產業的要求,試圖以行政立法手段挽回舊經濟失去的活力; 又要投放資源去推動新科技產業的發展,最後連連失誤,兩頭不討好。 版權法、電影局和應科院,便是這個精神分裂的病徵,而這個病更有越演越烈的趨勢。

工業革命是生產方式的改變,改進了社會經濟的「肌肉」,增加了生產力; 鐵路航空交通的革命,強化了「軀幹」,提高了社會經濟的行動力; 通訊革命,促使全球文化的融合,昇華了經濟的「精神」。 這些香港政府都明白,在政策上都有刻意配合,玉成了過去數十年的飛速發展。

不過,這種「精神」和「肉體」力量兩極分化的發展,促成了資訊革命的需要,這一點正是政府不明白的重心,施政策略也就是在這裏出現錯誤。

網絡民意未被正視

驅使「精神」和「肉體」統合,要靠一套像「神經系統」般運作的訊息支援體系推動。 同理,在完整的社會經濟體系改革裏,資訊革命的發生,會令社會改革更完善化。 資訊革命的體現就是在流量和速度不斷增加下,資訊的成本不斷下降。 今日,流動通訊把資訊的速度和方便性推到史上高點,互聯網把資訊流通的「交易費用」降至極低。 人際間的聯繫成本不斷下降; 靠壟斷和操控資訊為資本的「中間人」空間逐漸消失。 而在政治上,社會公眾對政府透明度的要求,在資訊洪流的沖擊下,不斷提高; 政府就是未能追上這個改變,才有應科院事件的出現。

訊息越流動,上位者能屏蔽起來的資訊就越少,和議員或明星一樣,政府在資訊體系裏受公眾監察,甚麼「強政勵治」之類的口號,不時會被刁難諷刺,也有人會發表支持。 市民對關注的事件發表意見,在網上很容易找到「公論」。 政府或政黨要「引導」民意,現在變得很困難; 要漠視民意,更是自求絕路。 早前的特首選舉,網上打了一場幼稚園級的網誌交鋒,一般人會認為是對網上民意的正面回應,但最後就成了政府對網絡文化喝的倒采。

集全人智慧迎轉變

正是這一個網誌,暴露了政府高層對網絡文化的無知。 選舉一過,網上的內容立即全部消失了,只剩下一句:「……隨着選舉結束,選舉網站已關閉。 」這正是政府高層對網絡文化的精確寫照。 網誌不是一個和市民溝通、提高政策認受性和民望的利器。 政府根本就不理解這個「神經系統」是怎樣運作的。

在這些「上等人」的眼中,網絡不是他們溝通的「神經系統」,只是辦公室裏,小秘書交換流言蜚語的地方。 然而,對不起,就是有這樣想法的人,主導了香港的科技政策,而正是他們以為花錢請幾個教授,便可以令轉型中的香港增加生產力,重拾好時光。 結果? 你也看到了。

香港正在轉型,世界也正在改變。 生產方式的變化,產業結構的轉變,只有集「全人智慧」的自由市場可以適應,長官意志下的管制,無法追上時代。 時代的巨輪不會優待任何產業,但在轉變環境下的「行業既得利益者」,往往會以種種藉口,說服政府介入,以公眾的政府資源,試圖找回昨天的好日子。

不能「為昨天服務」

一般人只懂Google是搜尋引擎。 其實Google的眼光異常遠大,展望建立一個包攬全球圖書的資料庫,收購YouTube也惹上了不少官非; 他們試圖從事的,是重整知識領域的秩序。 蘋果的Steve Jobs(不是黎智英! )成功爭取到EMI、Puretracks、Yahoo! 和SanDisk等公司,支持取消部份歌曲內的數碼版權限制……統統在說明了版權管制的領域,在資訊洪流下,正在發生根本的改變。 訂立幾乎要「隻手遮天」的版權惡法,就真的可以把科技和它帶來的變化停下來? 這相信只是個擾民的奢望。

資訊革命的核心,就是以資訊的流通交換,來聯繫生產力和文化的發展,推動社會轉變和經濟進步。 香港的競爭優勢,其中一樣是訊息的流通限制極少,有利市場交易的進行。 我們的科技政策,應該是前瞻的,有高透明度的。 今日脆弱的經濟,實在經不起太多政策錯誤的折騰,要是香港的科技政策仍然抱有為昨天服務的心態,發展「知識型經濟」只會永遠是空中樓閣。

 


蘋果日報 - 日期:2007年5月5日

馮德聰  策略分析顧問

被引用:南方Linux聯盟網站


Direct URL : http://paulfung.com?contentid=22

分享


       發佈日期: Saturday May 05, 2007 HKT


Copyright 2006-2011® Paul T.C.Fung at MindFarm.com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