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論壇版) 替應科院穿上「透視裝」

香港的資訊科技策略,由政府積極介入,設立創新科技基金起,就出了很大的問題。 政府急於求成,投入資源; 急進的行政命令,眼淺的策略,造成了今日香港科技界發展「高不成低不就」的局面,只益了少數懂在政府找「着數」的人。

科技資助政策響起警號

早前少林電腦系統涉嫌詐騙由創新科技署管理的「小型企業研究資助計劃」資助,被廉政公署起訴(2007年3月),也許公眾還不知問題嚴重,此案實已為政府治下的科技資助管理政策響起警號。 IT行內的明眼人都知道,這只不過是個開始。

由董建華1999年在工商及科技局轄下的創新科技署,以商業運作模式、用有限公司名義、以台灣中科院作藍本,成立「香港應用科技研究院有限公司」,進行研究發展開始,這個以公帑運作的「私營公司」怪胎便注定不會成功。 說穿了,這個透明度極低的模式只會有利管理層建立自己的私人王國。 由來自台灣的楊日昌掌舵,應科院號稱「台灣幫」,網上列出的主管人員名單中,11人有6位都是具台灣背景的科研人員。

楊日昌 台灣交通大學的榮譽教授,
台灣環保標章的負責單位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的創辦人與第一屆董事長,
亞太經合會(APEC)下APEC R&D Leaders Forum的創辦人 
郭文偉 前台灣網絡多媒體IP-Centrex服務供應商的VoIP大聯盟主席
陳式千 前台灣工業技術研究院,
前工研院能源與資源研究所副所長
吳恩柏 前台灣工業技術研究院(工研院)電子工業研究所(電子所)先進構裝技術中心的創辦主任
易芝玲 前台灣工業技術研究院電腦與通訊工業研究所無線通訊技術組及企劃組的組長
仲鎮華 前台灣眾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FICTA) 及
慎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PTOS) 任職資深管理層



審計署揭露出應科院不少問題,但沒有照例公開應科院項目的具體利益收入,只以財政收益的百分比作透露。 應科院原本應為香港開發「高增值」的科技業務,但在已完成的21個項目中,有11個的財政收益為5%或以下,效益可能比街邊報紙檔還低。

最大問題出在「冇王管」

應科院行政成本偏高,行政花了4.73億元,但研發項目的開支只有3.82億元。 應科院除了職員薪金高於所屬級別頂薪、酬酢嚴重超支,以及花公帑聘請風水師外,董事局更可決定把分拆出售研究項目所得利潤作自行分配,在無記錄在案情況下,把1,000萬元撥給職員獎勵計劃,去獎勵參與的相關職員; 然而,審計署並未列出的,是應科院那些因虧蝕而註銷了的項目、按資產淨值出售項目股份,和以象徵式價錢出售股份的項目。 最大的問題,是應科院怎樣對這些問題「問責」。

同是政府轄下的科技資助項目,還有香港科技園公司、香港研發中心轄下的六大研究中心,和應用研究基金。 立法會工商事務委員會一份文件 [CB(1)1864/05-06(01)] 顯示,1993年成立的「應用研究基金」共批出了27個項目,提供共9,700萬元資助,但到06年,已退出了其中22個項目,合共註銷約3,319萬元,佔核准撥款總額的34.2%,包括9宗收回批出貸款、註銷8宗貸款、1宗要按資產淨值出售股份、3宗以象徵式的價錢出售項目股份(HK$1賣走?)、1宗把公司解散。 這證明公帑資助在科研領域轉化為實業的效用不高。

同樣受政府公帑支持的,還有各大學的研究中心,其中,港大、中大、理大、科大、城大都有不少項目直接跟政府拿錢,但相對問題就較小,各項目由於受大學及撥款監管,透明度比上述機構高,這相信和學園的頭巾氣較重有關罷。

應開放賬目供公眾查詢

有關的政策和委員會,與網絡科技潮流完全脫節,導致在批核和監管有關資金時存在漏洞和疏忽,我們可以預見,若是由行內專家深入檢視,不難再發現其他問題,政府隨時會繼續頭痛。

「後董時期」政府為推動經濟,病急亂投醫,設立了多個和大學科研發展職能完全重疊的官方架構,現在是到了一個需要檢討的時候,再這樣下去,好端端的科研發展活動,被黑金政治式的醜聞污衊,「Hi-Tech揩嘢」絕不是香港之福。

要花公帑,就要有公營機構的樣子,社福機構的高透明度、開放賬目供公眾查詢的模式,很值得政府考慮在科技及研究資助管理機構執行,為它們穿上「透視裝」是解決這個問題的最快方案。

在吐露港畔穿上「透視裝」的應科院,一定會比今日「妖氣沖天」的好看。

 

(灰色之文字為蘋果日報刪去之段落)  

 

蘋果日報 - 日期:2007年4月24日

馮德聰 - 策略分析顧問


Direct URL : http://paulfung.com?contentid=21

分享


       發佈日期: Tuesday April 24, 2007 HKT


Copyright 2006-2011® Paul T.C.Fung at MindFarm.com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