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論壇版) 曾蔭權家書直指「競爭法」謬誤

雖然不是直選,但經過「選舉過程的種種複雜感受」洗禮,曾特首彷彿脫胎換骨,在日前《香港家書》中,作出了前所未有的反思,彷彿聽進了市民的聲音。 但為了和對手競爭,他已將能夠「激死」佛利民的「公平競爭法」和「最低工資」,提到政綱和政府議事日程上,他有真正聽到市場的聲音嗎?

曾蔭權的高官思維,是政府高層和很多議員的共同想法,他們相信自己是「香港利益捍衛者」,相信自己有過人的能力,判斷力比別人優勝,因為他們心底裡覺得自己就是精英。 曾的反思在於:「精英的自信,容易變成自滿,以為自己可以掌握一切,以為自己知道的比別人多。 」這一點,就正正反映在「公平競爭法」和「最低工資」政策的核心假設裡。

從一開始,這兩套政策就建基在:「以為自己可以掌握一切,以為自己知道的比別人多」的假設之上。 兩套政策的核心,都是把政府的手指,凌駕在市場的集體智慧之上,把瞬息萬變的市場活動,控制在每周或每月才開會一次的「少數人」手中。

官管不切實際

「官管」的市場問題多多,尤以對市場現實的回應和對競爭的態度為人詬病。 以的士收費為例,已出現了三四年的「八折的」,反映管制下僵化的價格不為市場雙方接納,跟不上現實變化的步伐; 然而直至現在,政府不但無調整價格,也無法在改善這問題上提出方案,「官管」的效率可見一斑。

前「車」可鑑,「公平競爭法」和「最低工資」也一樣要面對同樣的問題,透過委員會和法庭去調控市場行為和價格,如同緣木求魚。 要是有議員相信,由高官或律師插上一腳,以法律控制,就會令「競爭」公平起來? 工資也會在號令之下,調升到官員議員手指的水平? 這就不是:「以為自己可以掌握一切,以為自己知道的比別人多」嗎?

了解香港的人都同意,除了幾個「官方管制」的公共服務行業,本港市場上其實並無「非要政府出手干預不可」的實質行業壟斷。 「公平競爭法」最後只會淪為「打手」法案,成為大集團找律師控告對手,以法律訴訟,增加對手成本的工具。 政府通過法例,設立衙門去干預市場的「自由度」,勢將令交易成本提高,直接損害消費者利益。 無力負擔訴訟費的中小企,從此活在陰霾下,分秒要防對手提出的指控,生意還怎麼做得下去?

市場不斷變化,公司和產品不斷改朝換代,諸如:綑綁銷售、合謀定價、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等的指控,其實都是市場汰弱留強過程中的自然現象; 為的就是在競爭中拼出最高效率,找出對生產和消費雙方都有最大利益的商業模式。 自有市場開始,優勝劣敗,最佳的模式都在不斷演化; 只有對社會整體最有效益的模式才能存在,因為這才是最「公平」的、把有限資源分配到每一個人手上的方法。

反思更待何時

以法令去強行把競爭「公平化」,最後只會令市場變成長官意志控制下低效率的「畸形市場」。 市場集體智慧的強大調節能力,一旦被精英的閉門決定左右,由少數官員和律師把持,損失的是整個市場裡(包括你和我)的每一個個體。 將訴訟費用,成為一般交易中的預備費用之一,這真是好事嗎?

以民主選舉授權社會精英,代表大部份忙於謀生的一般民眾,對社會事務作決策,是減低社會整體決策成本的理想方案之一。 但政客在競選中誇下的海口,往往只要當時好聽,能夠愚民就行; 在騙到選票後,他們從來就不會為日後執行時的難度和後果作出考慮和問責,這兩條法案明顯就是這麼一回事。

曾特首的一句:「我知道過往公務員這套信念,是時候要修正了。 」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他這封「家書」直指「精英的閉門決定」模式下,「公平競爭法」和「最低工資」的荒謬。 精英不是全知全能的,法律也有其局限性,訂定法例管制更絕不是解決社會問題的唯一方法。 反思的出路,最好是這兩條違背市場集體智慧的法例「下台」而去。


蘋果日報 - 日期:2007年4月3日

馮德聰 自由黨黨員


Direct URL : http://paulfung.com?contentid=19

分享


       發佈日期: Tuesday April 03, 2007 HKT


Copyright 2006-2011® Paul T.C.Fung at MindFarm.com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