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論壇版) 禁「八折的」損害公平競爭

『市場』是『供應』和『需求』相遇,透過議價為商品尋值,最後達成交易的地方; 經全民『集體智慧』不斷自行調節而達到的『動態均衡』(Dynamic Equilibrium),自會求出社會的最大利益。 讀過兩天經濟的人都明白,這是顛簸不破的真理。 可是,總會有政客以種種『歪理』挑戰真理,但事實往往會站出來說明,『歪理』是站不住腳的,『八折的』說明的,就是這一回事。 

目前,估計超過六成市區的士,即約差不多一萬輛車,投入了「八折的」行列。 這個百分比告訴我們,是市場機制出了問題,但「集體智慧」找出了臨時的解決方案。 的士收費由政府法例規定,司機不能隨便改動或濫收。 但法例並無禁止的士乘客議價和給小費,「半山區去中環加三十」經常出現在的士台呼召中,市民乘搭折扣的士也不違法。 這是自由市場的供求調節行為,你情我願,不涉偷呃拐騙。

「八折的」出現,反映了這幾年經濟下滑,在復蘇假象後,市民消費力和消費意願的下降。 市民對的士需求下降,若無價格管制,市價會下調或供應者會減少,供需均衡自然會達到新的平衡。 然而,政府的發牌控制和價格管制法例,卻把持了市場的自行調節。 政府的介入,阻礙了自然形成的均衡,也造成了一個法律上的壟斷,換言之,即干預了「公平競爭」。

對消費者不公義

現在,數量有限的的士壟斷了市場,透過法例「合謀」定價,趕絕合法的議價行為; 也透過影響政策,希望趕絕如輕型客貨車提供的客貨運業務競爭。

這一切都是政客提出的「公平競爭法」要管的議題。 政客會把這個問題和「公平競爭」聯想嗎? 不! 答案很明顯,即使明知道這是變相的壟斷合謀定價,既影響公平競爭,對消費者也不公平,他們考慮的先決條件,卻是的士業界的選票,和指點的士定價的權力。 自由市場和社會的最大利益,根本不是考慮因素。 「競爭法」只是律師們找生意的道具,「公平」的背後,對消費者並不完全「公義」。

為的士車資訂立了統一的最低標準收費,就如政府訂出了的士行業的「最低工資」。 「最低工資」一般不會在勞動力市場緊張、需求多於供應時構成話題; 同理,的士好景氣時也不會有「八折的」出現。

管制跟不上變動

但當供過於求,市場上的個體賣方為求增進競爭力,會在合法範圍內以增值或折扣,增加買家的成交意欲。 買家也會膺服於理性選擇,選擇對自己利益最大的交易。 在這情況下,僱車的市民就是「僱主」,的士就扮演著「僱員」的角色。 為甚麼「僱員」會認同比「最低工資」少的工資? 為的就是「保飯碗」,使買家傾向繼續選擇自己。 談「最低工資」時,很多分析都指出,當勞力供過於求,「最低工資」會變成實際上的「最高工資」,就是這個原因。

2003沙士襲港時,前景不明加消費意欲低迷,消費者乘坐的士的預算減少,會因而選乘其他交通工具。 對的士的司機而言,每天的車租和燃料費這類固定開支不能減少,為爭生意保飯碗,遂私下向長途乘客提供八折優惠,至少希望維繫基本的經營成本。 「八折的」告訴我們,當存在價格管制時,當市場出現變化,管制無法跟得上市況的變動。

多變的市場價格,由僵化的官僚控制,只會令訂價脫離現實,要矯正失衡,就要調整訂價去回應市場。 的士收費的定價出現問題,政府要謀求對策是今日2006年末的事。 要3年才發現問題而去處理,這是甚麼速度? 我們有甚麼理由去相信或憶測,新提出的『最低工資』管制,會比這個現存的價格管制機制有效和快速?

會推高交易費用

市場是活的,管制是死的。 立法規管「議價」,等如把市場的合理調節機制,以政府的執法資源造出以「犯罪行為」為名義的代價,以罰款和訴訟費,去推高交易費用。 令預想中的市場均衡,出現在官僚指定的「那一點」上,其中虛耗的社會資源不可以量計,得益的,只有提出類似管制議案沽名釣譽的議員。

『八折的士』現象証明了靠價格管制去達成市場均衡是不可能的。 要靠荒謬的『最低工資』,慷僱主之慨的去干預勞動市場均衡,改善低收入的基層市民生活,倒不如真正的提出類似『負薪俸稅』的保貼機制,由政府明刀明槍的,去完善化社會福利政策的不足,這才算是『大市場,小政府』下的強政勵治。 試著相信一下自由市場罷! 

(灰色之文字為蘋果日報刪去之段落)

 

蘋果日報 - 日期:2006年12月18日

馮德聰 分析員及策略顧問
    政府公共事務論壇成員

被引用 : 星島通識網 05/01/2007 八折的士氾濫誰之過?


Direct URL : http://paulfung.com?contentid=18

分享


       發佈日期: Monday December 18, 2006 HKT


Copyright 2006-2011® Paul T.C.Fung at MindFarm.com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