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議題政治化 出台手法決定結果

近期的新聞焦點,盡在「三三四學制」和「西九龍文娛藝術區」。 這兩個項目差不多把 “學術上” 和 “非學術上” 的主流文化一網打盡。 這兩個議題對香港的文化發展影響深遠,但民間取態卻出落得差天共地。

同是文化界祈望已久的項目,「三三四學制」出台時是一副資詢的台型,帶著一個 “你不喜歡,我可收回的” 的姿態,令學界除了在費用及資源分配上有投訴外,反對聲音和陰謀論成不了大多數。 但「西九文藝區」在出台時是強勢的推動式台型,主事官員的推動手法,決定了民意的向背和議題的成敗。 有論者在政黨論壇發言時,連私營機構提出的是 “發展建議書” 和 “標書” 也未搞清楚,便擺出一副和政府勢不兩立的姿態,政府的 “強勢推動” 可能是主要原因。

「西九文藝區」引起的爭議,源於其龐大及錯綜複雜的潛在利益。 由公眾諮詢程序不當引發的討論,變成了利益集團矛與盾的戰場。 據曾司長指出,由99年建議西九龍填海區作為選址後,不計做可行性研究的時間,在02年召開了六次諮詢會,才在03年宣佈邀請建議,至今再舉辦了一次大型集思會和八次小組會,最後才在04年9月宣佈,向私營機構招標。 其間有差不多5年時間,諮詢時間是足夠了,但明顯,披露的計劃資料不全面,使公眾難以信服這做法的有效性。

其中,以單一發展項目型式批出予單一集團,是爭議的焦點。 我們估計,把西九地盤分割成十數份,以一百萬呎為單位,每塊賣一百億,樓市的發展會較平穩,政府的總收入也會增加。 除非政府有進一步的資料提供,相信這估量是公正的。 現在不許財團披露計劃的財務資料,而要這項目 “可持續發展”,並要計劃負責經營30年,卻令公眾和參與的文藝團體無從得知計劃的 “可持續性”。 而強制條款中的 “天蓬” 地標設計,是另一焦點,除了為項目增加數十億成本外,它會帶來的巨額維修費用由誰負擔,在現階段無從估計,令計劃的財務安排平添變數。 這種混亂的財務和產權的安排,令公眾無從了解,更遑論同意,難怪引來巨大的反對聲音。

我們建議,為令公眾進一步理解計劃的重心和能夠比較三個設計的優劣,應避免用 “地績比率” 這一個籠統的數字去討論。 或許用一個我們倡議的 “A:P:C比率” 可能會令結論更易於理解和公正。 「西九文藝區」的設立,其中包括了 (A)文化藝術及其支援用地,(P)地標公園廣場及公眾設施用地,和(C)商業及住宅用地。 把他們的面積和總發展面積比較,便大略可看到不同計劃的重心,和真正的發展側重點,比玄之又玄的 “地積比率” 易於理解,可看出的更多,也更真切。

我們也認為,教育署和大學的藝術學院也有必要加入「西九文藝區」的資詢和未來的管理工作,因為文化和教育應是一盤整體的計劃,相互為用才可建設好本港的文化軟件和硬件基礎。

現在,應該是就計劃未如理想的條件提出具體意見、批評或建議的階段。 我們應該集中討論如何令這項目成功運作,為香港的文娛活動提供動力及資源,而不是在爭吵中令計劃夭折,最後破壞了香港文化藝術發展的一個大好機會。


Direct URL : http://paulfung.com?contentid=12

分享


       發佈日期: Tuesday November 30, 2004 HKT


Copyright 2006-2011® Paul T.C.Fung at MindFarm.com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