睿文坊誌

陶淵明隱居時寫了13首叫《讀山海經》的組詩,第一次是在 "Google" 搜尋 "俯仰/宇宙" 時看到,我最喜歡的是這第一首。

【讀山海經】陶淵明
 孟夏草木長,繞屋樹扶疏。
 眾鳥欣有托,吾亦愛吾廬。
 既耕亦已種,時還讀我書。
 窮巷隔深轍,頗回故人車。
 歡飲酌春酒,摘我園中蔬。
 微雨從東來,好風與之俱。
 泛覽周王傳,流觀山海圖。
 俯仰終宇宙,不樂復何如!

詩的上半部是情文並茂的靜態描寫,道出一派安雅清閒,自然平和的背景:初夏之際,草木茂盛,在綠樹環繞的草廬,雀鳥托身叢林而自有其樂,而詩人亦在草廬中自尋其趣,耕作之餘,悠閒地讀起書來。 蝸居處所的村巷幽深僻遠,即使是前來探訪的老朋友,也會因交通不便作罷而去。 沒有了人世間的喧鬧和干擾,情調顯得自在與自得,充分體現出世間萬物、各得其所之妙。

山海經 - 應龍
山海經 - 應龍
詩的下半部是動態的描述部份:在這背景下,詩人高興地酌酒而飲,採摘園中自栽的蔬菜而食。 初夏的小雨伴著陣陣和風從東而至,使人享受到自然的清新愜意。 在如此清幽絕俗的草廬之中,一邊泛讀“周王傳”,一邊流覽《山海經圖》。 憑藉著兩本書的意境,思想意念縱覽宇宙中的種種奇妙故事,還有比這更快樂嗎?

一般文獻或會認為,從這裡可以看出,陶淵明把讀書作為隱居不仕後,身為知識份子的一種精神寄託云云。 我對這觀 點不甚了了,掌握不到"知識份子"和這首快樂的詩之間的關係。 對比“懸樑刺股”的打拼苦讀,“泛覽”、“流觀”明顯就不是搏取功名的讀書方式。 “周王傳” 即《穆天子傳》,是周穆王駕八駿遊四海的奇幻神話故事;《山海經圖》是依《山海經》傳說所繪製的圖錄,可謂史上第一本的  “怪獸大百科”,也擺明不是功利派手中的科舉讀物。 硬把他套上酸八股式的"精神寄託",有如把"平均主義" 推演為 "公平","簡單多數制" 定義為 "民主" 一樣,是一種別有用心的劣質理解。

我的體會稍有不同,陶詩人只是明言他老兄在發白日夢,因為我很能體會他的想法。 窩在自家的小草廬,在初夏雨後情涼的微風中,一手拿著  “怪獸大百科”,一手翻著玄幻誌異故事,在微醺的酒意中,圖文並茂的在幻想的宇宙飛馳,那份自在悠閒,簡直無以尚之。 我想,當時如果有科幻漫畫,陶老兄一定會看得津津有味。

對,我的 “睿文坊”(Mind Farm) 就是這樣的一個地方,天馬行空,把很多不相干的興趣和概念融合,堆放在這個小小的個人空間,和網友分享。 你喜歡? 我多謝! 你不喜歡? 我無所謂!香港的言論自由還對我不錯嘛! 對嗎?

坊主 老奉
草於 丙戌年三月二十九





Copyright 2006-2011® Paul T.C.Fung at MindFarm.com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